△。

味蕾的享受

AchaoVision:

来到一家新派菜肴的餐厅享受美食,每一道菜的摆放于制作都很精致,自然味道也很不错。这里的露天环境也很好,这个季节坐在室外享受下美食,享受初夏的自然气息,无比惬意。











Espraul-FAKETO:

每日一精选图: Day 46

【笑里藏刀,其实最可怕】

一个真实的事。我当时在桥上拍照。


大本钟旁边的桥上很多这种穿奇装异服的人。他们会直接拉你来合影,之后马上会翻脸向你要钱。其实就是坑游客,特别是中国人!因为语言不通,而且爱面子!


有一对中国的小情侣被拉去拍后,被索要20磅(200人民币),那个女生很着急,直接和那男生说:“怎么办啊!?”
我看到是中国人,于是就去帮忙了,和那人说:你这样是违法的,你最好不要再纠缠他们。
他就说:他们和我拍了照,关你什么事。声音很粗鲁。
我说:那我们问问警察看关不关我事。我就拨通了报警号码,手机屏幕向着他。

然后他很粗鲁的推了一个那个男生就走了,你可以看到照片右边的女的表情。

我拍下了他的照片。笑里藏刀,其实最可怕。

那些可爱的巴黎甜品

法国巴黎导游-小六和小七:



 


巴黎甜点店数量太多,好甜点店也是多到吃不过来,如果就只去有名气的那几家也经常碰到出新品让你陷入两难,到底该吃爱吃的还是尝试新的,因为胃就只有这么大。不过如果人多,倒是可以多点几款,都尝试一下。巴黎甜点光是从视觉上就能给人享受,就先把以往爱吃的甜点照片先放上来吧


 










 





 










宇华在苏格兰:

我所拍过的背影(十图)


我本以为孤独没什么。 

很奇怪,在陌生的地儿碰到陌生的人,仿佛更容易地卸下心防,因其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,亦非参与我的未来,不过就是走过那么一小段路,侃些小事,借个肩膀靠上一小会儿。或许,也不会被记得,但确凿在这些微妙的小时刻,我们都剥开了彼此的儒弱。

在佛罗伦萨呆的那段时间,我每晚都跑去老桥坐坐。看雨后的晚霞将整座古老的佛罗伦萨浸染成迷人的金色,看尘埃荡涤,看脚下阿诺河汩汩地流淌。看恋人们相拥,亲吻。 

为什么一个人要跑这么远?无非是冠冕堂皇地给自己带上一顶“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好好地看看它”的帽子,亦或是坚信了被无数次转发的那句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。并没有。对于我来说,是逃离。想尽办法在混沌的日子里找个出口透透气,即使回忆上逃不掉,好歹也可以离开那个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一小阵子。 

《Eat Pray Love》里面,茱莉雅•罗伯茨在她低谷时毅然买了三张机票,去重新上路。三年前我一个人来到了英国生活,此后的每个夏天我都拼命赚钱送自己几张机票。我知道,于我而言,丈量与纪录生命的方式,就是启程。 

而如同万年不变的残垣,川流不息的河流,绵延不断的山丘;如同一切的美好,孤独,也是一样地辽阔与恒久。 


微博

Instagram kelexlau】

Facebook页面】 



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:一千张面孔分之一

行者-BLOGBUS:


洛基山是几乎纵贯北美大陆心腹,是地球四十六亿年生命中重要的痕迹。由洛基山发源的十三条河,如血脉流动,将北美的灵气灌注入三个大洋。而依靠洛基山千变万化的地貌的,则有十一座国家公园,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。在加拿大境内首屈一指的,则是天穹极光,弓河漫游的班夫国家公园。


班夫国家公园的成立可以回溯到到1887年,是加拿大第一座国家公园。在上世纪初,是欧洲富人的热门远足地之一。因为早春,去班夫小镇的一路上,农田仍然都还是收割后的休息期,并没有夏天那样广阔的葱郁。天气也不怎么给面子,一直到班夫镇上,雨雪也都还未完全消停。


班夫镇上人并不多,建筑风格和背靠洛基山让这个小镇散发着浓郁的北美味。街上人不多,是还没到周末的原因,所以小镇的节奏是让我很喜欢的舒缓。在小镇上随意逛逛,找到风停雨住的间隙,去硫磺山登顶碰运气。



说是碰运气,实际天气好与坏还不是都得上去。这张冰川观光车的照片,完全能说明此刻不能再糟糕的天气情况。



登顶硫磺山,要乘坐高差两千多米的缆车。这让我想起去年夏天在大屿山的低空“飞行”。与那时山海相接的和谐不同,去山顶脚下一路都是密布松林的冰雪山川。那一刻心里闪过的念头,有一些孤独,也有一些回归。或许是在人文历史丰富的城市和恬静精致的田园风光生活了太久,开始需要吸取一些偏于自然,偏于粗犷,而又和几年前的大漠孤烟不同,这些冰针和岩石完全没有扬尘和浮躁,而让人在乎的是冷静和坚毅。



山地的气候确实难以捉摸。结束前半程迎风而上的缆车之旅,在接近天顶的时候,飘起一阵急雪。还好准备了冬装,本以为要启用踏雪寻梅的剧本,天公却在一杯咖啡之后打赏了我们半个小时的蓝天的阳光。用网络上流行的话来讲,这就是“人品大爆发”(爆发太早结果在西雅图连着三天风雨交加)。


缆车终点站是一个游客休息站,供徒步登山的游客躲避和休息,而有人工修葺的木制栈道,直接通向一公里外另一座山峰的气象观测站。




徒步在这栈道上,沿途硫磺山两侧和班夫小镇的全景尽收眼底,如油画一般的美得太不真实,偶尔小型哺乳动物一闪而过,会让人觉得不够刺激,又有点期待见到黑熊。



走走停停随意的漫步,但也很快就到达气象站,回首来时路,缆车站在巍峨的山峰映衬下,像个大自然的可爱玩具。心里念念不忘的,却是打算要在未来再至此,体验一次徒步登山的快感。




每个栈道的平台似乎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,只要站在平台,就算随便拿捏也能出上两张自觉满意的照片。山下费拉蒙酒店背后的弓河是孔雀蓝的锦缎,在这绿林和白雪之中像丝带,将这美景化作礼物,留给每一个想要带这美丽回家的人。





在这一日与自然贴近的末尾,我们则到费尔蒙酒店里小憩,短暂体验这一百年前建立的苏格兰式城堡酒店。除基本的住宿餐饮和娱乐设施外,酒店在二层专门设立了一个小型博物馆,陈列了关于酒店历史的照片,画作以及酒店使用过的账本,器物。




在年初做行程规划时,关注了卡尔加里附近的野牛碎头崖,关注了向南三百公里的冰川公家公园,甚至关注了西边的省立恐龙公园,恰恰没做到班夫的功课。所以特别庆幸放弃了原有计划,造访这洛基山一千张面孔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面,这一向是我视为珍宝的旅行中的意外风景。


PS/在准备写班夫的资料的过程中,我突然欣喜的发现,我和隔着九千公里外的表哥,生活在同一纬度线上。尽管我们仍然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和自然风光中,但仍然可手捧寒夜烛龙,共享玑璇瑶光。

女行团Girlsgroup:

女行团芬兰初夏午夜阳光之旅”我们在凌晨2点来到Saariselka的至高点。欣赏着午夜的夕阳